一起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纠纷仲裁案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4


       【关键词】

       劳务费;履约保证金;结算;停工损失。

       【案情简介】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3年11月27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被申请人将其总包的某小区1#、2#、3#、4#楼及地下车库工程的劳务分包给申请人。合同约定劳务费付款方式为: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付完成工程量80%劳务费,在工程结算审计完成建设单位拨付至90%的工程款时,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付到90%的劳务费;在被申请人与建设单位结算完成后拨付至95%劳务费,留5%作为保修金,根据建设单位返还比例同时返还。签证、变更等费用在结算时一次计算,中间付款不计算。以上劳务费拨付给申请人的最终时间均在建设单位拨付被申请人工程款到账后七日内。合同还约定:双方的每一笔支付款项或经济往来,全部以双方财务(或双方书面委托的个人)银行转账、网银转账记录为准,双方工地负责人、管理人员以及其他任何人签发的收据、借据、欠条、赊欠等,均属个人行为,双方不承担任何责任。履约保证金在竣工验收后一个月内无息返还,需携带全部人工费农民工签字或捺手印的发放证明。

       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涉案工程停工。被申请人项目经理刘某与申请人项目经理何某于2016年1月17日签订《补充协议》,主要内容为:涉案项目因施工单位(被申请人)原因于2015年9月21日停工,现施工单位要求劳务单位(申请人)复工。《补充协议》进一步确认了被申请人及申请人的责任范围,并约定施工开始七日内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进行工程量年底割算,割算完毕再谈年底付款比例。在停工两个月期间给申请人所造成的损失,由项目经理赔偿,且款项在年底结算时一并全额支付给申请人。

       2017年1月12日,被申请人向建设主管部门出具情况说明一份,其中确认:申请人实际完成总产值25400000.00元(因项目经理未参与核对,所以涉及项目部支付或代为施工的暂未计算)。对于劳务费数额,双方一致认可申请人劳务分包范围内对应的劳务费为29223216.40元,一致同意扣除被申请人代为施工部分项目劳务费3815881.71元,对被申请人提出的其他扣除项目及代为支付项未达成一致。关于劳务费和保证金的支付,申请人从被申请人取得劳务费22384000.00元,从建设单位处取得劳务费800000.00元。申请人项目经理通过银行转账给被申请人及其指定账户保证金800000.00元,被申请人代表出具了700000.00元的收条,被申请人公司出具了200000.00元的收据。被申请人于2013年11月28日将396600.00元退还至申请人项目经理银行账户,并注明用途为退保证金。

       涉案工程已于2017年6月交付业主使用。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直至2017年1月12日才向申请人出具结算报告,且至今未付清劳务费,据此,提出以下仲裁请求: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劳务费2236000.00元及利息;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停工损失400000.00元;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返还履约保证金及利息。

       【争议焦点】

       被申请人应付申请人劳务费的数额。

       【裁决结果】

       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劳务费2216000.00元及利息。

       【相关法律法规解读】

       1、关于劳务费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但未能提供签证文件证明工程量发生的,可以按照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确认实际发生的工程量”。

       仲裁庭认为,在双方当事人就工程量无法达成一致,且签证资料不完整的情况下,围绕当事人提交的其他证据,仲裁庭应当及时作出认定,避免走入委托鉴定的“死胡同”。

       具体到本案,双方当事人对申请人已完成工程量难以达成一致,申请人虽然提交了被申请人向建设主管部门出具的情况说明,其中认可了申请人已完成工程量的产值,但同时也明确注明尚需进一步核对。而被申请人表示,该证据是在申请人组织施工人员不断上访的情况下,由其提供给建设主管部门,仅是为证明被申请人已不拖欠申请人劳务费,并不能证明申请人已完成的全部工程量。对此,仲裁庭认为,本案申请人仅仅作为劳务承包单位,在无法进一步提供施工过程签证的情况下,其所提供的被申请人向建设主管部门出具的情况说明,具有一定的证明力,符合上述司法解释中第十九条规定的“其他证据”的情形,据此,仲裁庭首先以该证据为调查重点,要求双方当事人进一步举证完善或推翻该证据,并通过双方不断举证质证,最终认定了本案的关键事实,即欠付劳务费数额。

       首先,被申请人向建设主管部门出具的情况说明,载明以下内容:申请人实际完成总产值25400000.00元,因项目经理未参与核对,涉及项目部支付或代为施工的暂未计算。结合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与申请人提交的证据相同部分内容劳务费总额29223216.40元,包含了被申请人代为施工部分劳务费3815881.71元。因此对于“因项目经理未参与核对,所以涉及项目部支付或代为施工的暂未计算”的表述,仲裁庭认为应理解为:实际申请人施工部分产值25400000.00元,未包含被申请人后续代申请人施工部分的劳务费3815881.71元,而不应理解为从25400000.00元劳务费中再扣除被申请人代为施工部分的全部劳务费,除非被申请人能够举证证明有遗漏列明的代为施工项目或代为支付项目。关于被申请人在开庭中提出的代为支付项目、代为施工项目,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中均有所体现。双方提交证据的相同部分表明,《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约定的申请人施工范围劳务费总额为29223216.40元,扣除被申请人按照《补充协议》约定的施工项目劳务费总额3815881.71元,申请人实际施工部分劳务费总额为25407334.69元。这与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12日向建设主管部门出具的说明中确认的申请人劳务费为25400000.00元基本吻合。虽然被申请人也提交了租赁费支付证明、部分施工项目费用支出证据,但均无法直接证明上述费用应从给付申请人的劳务费中扣除,且申请人也不予认可。综上,仲裁庭确认申请人施工部分劳务费为25400000.00元。

       其次,关于申请人提出的被申请人项目经理刘某因工程急需于2014年7月24日向申请人项目经理何某借款20000.00元,该款项应当按照工程欠款返还的主张。因本案《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约定:(1) 双方的每一笔支付款项或经济往来,全部以双方财务(或双方书面委托的个人)银行转账、网银转账记录为准,双方工地负责人、管理人员以及其他任何人签发的收据、借据、欠条、赊欠等,均属个人行为,双方不承担任何责任。”仲裁庭据此认为,该部分借款即使真实存在,也属于个人借款行为,不应计算在劳务费之中。

       第三,开庭中,申请人主张收到劳务费23184000.00元,包含建设单位代被申请人支付的800000.00元,被申请人对此不予认可。结合双方提交的证据,仲裁庭认为,尽管被申请人不认可建设单位有权直接付款给申请人,但事实上申请人已从建设单位收取劳务费800000.00元,并明确同意扣除该部分已收款。因此,确认申请人自认收到劳务费800000.00元的事实,并不加大被申请人的付款义务,仲裁庭予以认可。

综上,仲裁庭确认,被申请人尚欠申请人劳务费2216000.00元,应予支付。

       2、关于对证据形成和来源合法性的认定。

       本案闭庭后,被申请人提交了中止审理申请书,理由为申请人提交的被申请人出具给建设主管部门的情况说明原件来源不合法,涉嫌政府人员违法,并已向上级政府部门举报。

       对此,仲裁庭认为,该证据原件的确是被申请人出具给建设主管部门的,系申请人通过不断上访取得,仲裁庭不能排除申请人取得该证据的程序和方式存在瑕疵甚至于违法,但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双方均予以认可,且在合理的期限内,被申请人未能进一步提供该证据系违法获得的相关证据。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04〕5号)第106条规定,“对以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法形成或者获取的证据,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但仲裁庭认为,在无法查明该证据的取得“存在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事实”情况下,中止审理显然已无必要,为了体现仲裁高效快捷的特点,应当尽快对双方纠纷作出裁决。

       【结语和建议】

       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较大,对案件的基本事实存在重大分歧,如对工程量的认定、项目经理的权限等等均无法达成一致。为此,仲裁庭给予双方当事人充足的时间,充分听取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举证和质证意见、代理意见和辩论观点。在此基础上,仲裁庭抽丝剥茧、去繁就简,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果断认定案件关键事实,并及时作出裁决,解决了双方当事人存在已久的矛盾纠纷。仲裁庭希望通过此案例,给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当事人一定的启示:对项目施工管理应当从严把握,对项目经理的指定和授权应当慎之又慎。同时,该案也启示建设主管部门:在介入纠纷解决时,如果能汇集更多的专业资源参与调解,对矛盾和问题的解决更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此外,仲裁庭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对鉴定程序的把握,不应简单化处理,而应结合具体案情,发挥专业特长,综合评判启动鉴定程序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充分展现仲裁专业高效的特殊优势。

       青岛仲裁委员会秉持“亲和仲裁”理念,对涉及农民工权益的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纠纷高度重视,选聘具有较高专业水平和实践经验的专家仲裁员与当事人进行充分有效的沟通,理智与情感结合,公正与效率兼顾,对关键证据和事实及时作出专业认定,既提高了仲裁效率,减少了当事人的讼累,又有效化解了积怨已久可能激化的矛盾。我们希望通过每一个具体的案件,切实发挥好仲裁定分止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作用,不断提高仲裁公信力,为保障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贡献仲裁力量。

(撰稿:王宇 田杨洋    编辑:郭瑞 牟海戈  审核:王恒东)